印媒:一个印度人自述从返京自我隔离过程

印媒:一个印度人自述从返京自我隔离过程
印度The News Minute网站3月14日文章,原题:从班加罗尔到北京:一个印度人具体叙说其回来我国自我阻隔? 眼下在北京等我国大城市,新增病例(简直)满是境外输入,而在最早爆发疫情的湖北,新增病例已降至个位数。我国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?一些人称这是由于我国并非民主体系,所以很简单做到——这不是真的。当面临一场严峻的疾病或逝世时,正是对患病的惊骇让人们遵守规则,当心行事。我国人都知道这绝不仅仅“一种流感”。人们在疫情高峰期接连数周待在室内自我阻隔。抵达北京时,全部安排得有条不紊。来自“高风险国家”的乘客被引导到一个独自区域承受严厉查看,来自其他国家的乘客则前往航站楼的另一个区域(3月16日0时起,一切境外进京人员均转至会集阻隔点进行14天阻隔调查——编者注)。客流量仅为此前的30%。每个人都戴口罩,身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。从下飞机到机场出口,通过的三个查看点都安装了热成像摄像头。我有必要填写描绘健康状况和游览史的表格。完结入境手续,我立刻为手、护照和箱包消毒。我用滴滴叫了一辆车,车内加装了塑料阻隔膜以防司机和乘客彼此感染。公寓楼3个进口现在只敞开1个。进口外有巨大的货架,用来寄存住户网购的食物和快递,快递员已改为无触摸配送。电梯按钮旁有一罐牙签。我的房门外贴着一张中文告示,标明有返京人员居家阻隔。社区工作人员每天上门为我测体温。这种办法不只针对外国人,而是适用于我国人在内的一切境外抵京人员——现在约有8万人。希望疫情赶快完毕,我等待再看到人山人海的大街。(作者什尔帕什里·加甘内森,王会聪译)